图书二维码不应该成为摆设

如今,很多人都熟习了一个图案和符号——二维码。这个“黑质而白章”的小方块,正快速浸透到各行各业。图书出版业自然也不例外,往常,在书中附加活码二维码,曾经越来越为图书出版商喜爱。

  在2019北京图书订货会现场,某款AI(人工智能)科普书新书发布会吸收了人们的眼光:如何了解伽利略的自在落体实验?只需扫描书中的微信活码,就能够取得一段2分钟左右的动画视频。图书二维码,凭仗其简约的视觉呈现、便利的运用方式、丰厚多样的信息承载等优势,既吸纳了纸质图书内容的精髓,又最大限度拓展了纸质图书的内容维度,遭到读者的欢送。

  但是,不可承认的是,更多的图书二维码曾经沦为出版社的微信公众号或者出版社网店导引,与该图书内容自身能够说是毫无关联。更有甚者,一些二维码仅仅作为简单的广告通道——扫描二维码可关注相关公众号,且其中内容多集中于适用性较强的美食、教育、旅游等题材,明显具有导购的企图。有网友表示,往常的图书二维码,既没有理解用户之所需,也没有延伸产品的附加值。

  专家表示,呈现图书二维码沦为“鸡肋”的问题,主要缘由在于能够使阅读“活起来”的AR(加强理想)图书本钱要远远高于传统图书,建模、动画制造等本钱开发常常达几十万元以至上百万元,同时,具备相应研发内容才能的出版社却太少。此外,由于缺乏对AR内容的运营和维护,很多图书二维码常常在图书出版后一两年内还能够运用,之后就会失效,给读者形成不好的阅读体验。

  实践上,图书二维码能够为图书出版业博得新的转机。固然运用二维码推出相关视频、音频及文字资源会增加本钱,可假如不影响读者的阅读体验,图书二维码物超所值就会成为所对应图书最大的卖点,乃至成为该出版社取得读者喜爱的得力支撑。

  作为传统行业的图书出版业,应该不时前行,探究“互联网+图书”形式,经过图书二维码,让“插视”和“插图”一样平常,让作者、编辑和公众更好地交流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