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要统一二维码支付一码通用有何影响

在移动支付时代,很多商户需要同时在柜台摆上银联云闪付、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好几个二维码,央行正在推动的二维码支付互联互通,意在改变这一局面,实现“一码通用”。

  近期,央行发布万字《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下称《规划》),对二维码支付(即条码支付)互联互通作出顶层设计: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研究制定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标准,统一条码支付编码规则、构建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体系,打通条码支付服务壁垒,实现不同App和商户条码标识互认互扫。

  对消费者来讲,未来这一顶层设计一旦落地,将不用再根据商户提供的活码二维码选择支付工具,打开任何一个App都可以扫码支付了。目前,消费者在用二维码支付时,时不时会面临两大支付巨头——支付宝和微信二选一的排他性选择,比如在阿里旗下的盒马鲜生,除了支付宝和现金,不接受其他支付方式。

为什么要统一支付二维码?

  其实从2016年底,中国银联联合几十家商业银行,推出银联二维码支付标准,实现了银行之间的“一码通用”。但银行二维码和以两大支付巨头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二维码,仍然没有互联互通,既不能互相扫码,也不能互相转账。

  一位央行科技司专家在解读《规划》重点任务时指出,目前存在App与条码无法互认互扫的问题,影响支付服务质效。支付渠道相互割裂,市场垄断格局逐步显现,各机构在商户拓展时各自为战,甚至采取排他性合作方式,导致商户和场景无法共享。用户为满足不同场景的支付需求,须安装多个App,在账户注册、资金管理、支付交易等方面使用不便,体验欠佳。

  “一码通用”,对于商户和消费者而言,都意味着更加便利。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认为,条码支付互联互通之后,中小支付机构不必再受场景不足之苦,拓客有了底气;对于消费者而言,将不必被强势支付工具捆绑,无论选择哪个支付工具,都不必担心场景方不受理。

技术方案仍有改进空间

  技术上,做到互联互通并无难度。目前,支付宝转帐银行卡二维码聚合支付已经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一码通用”,解决了商户不得不设多个收款码的痛点。比如在一些便利店,有“收钱吧”等聚合支付服务商的收款码或扫码器,同时支持支付宝、微信活码支付、京东支付等App,无论是用户主动扫商户二维码,还是商户扫用户二维码,聚合支付的后台都能自动甄别相应的付款账户。

  但目前的技术方案,仍有不少潜在问题。首先,聚合支付未必能聚合所有支付机构的二维码;其次,聚合支付服务商大多没有支付和收单牌照,鱼龙混杂,容易违规操作,有些服务商在借聚合支付之名做“二清”的业务。所谓“二清”,即二次清算,相对于银行或支付机构直接对接商户资金清算的“一清”,是指无证开展商户资金清算,属于第三方支付清理整治的无证经营行为之一。

  因此,前述央行科技司专家指出,需要统一二维码支付的编码规则、规范报文接口、加强安全管理,推出基于支付标记化、URL(统一资源定位符)等技术统一编码规则,明确收款扫码、付款扫码等场景下各字段代表的含义;规定字段长度、格式、网络协议,使不同渠道用户在多样化场景中均可使用条码支付服务,实现互联互通。此外,还要在报文格式、要素标识、字段属性等方面,对条码支付报文接口进行统一定义;并规范聚合支付服务,降低聚合支付的安全风险隐患。

工具绑定场景,支付江湖涌暗流

  然而,“一码通用”对于两大支付巨头、尤其是微信支付,未必是好事。过去几年下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与B端商户的关系迥异:支付宝基本直连商户,而微信支付与商户大多数是“间连”,即商户通过银行、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聚合支付服务商等中间商提供的非微信原生支付接口接入微信支付。

  一位支付业资深人士分析,如果码制标准兼容了,支付宝就可能把微信支付的商户抢过去,这是两大巨头最忌讳的:对方进入自己地盘。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微信支付在移动支付的线下部分,占据近80%的市场份额,支付宝则在线上支付占据垄断地位。

  正是在“一码通用”政策出台之前,微信支付打算“断间连”,即将此前由中间商为其拓展的商户,直接变成自己的商户,让商户直连微信支付官方渠道。

  前述资深支付业人士分析,如果下一步监管政策要求“非本代本”交易都要迁到网联,届时微信支付就不能直签商户了;所以微信希望尽快抓住这个时间窗口,把商户都拴成自己的“本代本”(指一家支付机构内部直连商户账户之间的交易)商户。可见,微信支付此举不仅加剧移动支付市场的双寡头垄断,还将挑战“两联(即网联和银联)”的转接清算体系。

  目前对于二维码支付互联互通何时能实现,业内并不乐观。“技术上没有任何难度,关键在于如何达成各方都能接受的标准。何况即便有了标准,能否落地,在于两家支付巨头是否愿意配合。比如断直连(切断支付机构直连银行)从酝酿到完全落地,用了三、五年。如果这一政策完全没有对两大支付巨头的激励,只有对他们市场份额的损害,也肯定很难执行,或者会一直拖下去。”一位资深监管人士说,这需要监管者的魄力与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