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换商家收款码,是诈骗还是盗窃?

随着移动支付的方式越来越盛行,大到超市商场、小到水果摊位,都推出了二维码扫码支付,只需用手机扫商家的支付宝转帐银行卡二维码即可向商家转账,完成无现金买卖。但有些人却动起了歪脑筋,比方将商家的收款码互换成本人的收款码坐收渔利。

一种意见以为,应定性为诈骗罪。消费者基于行为人的偷换二维码的狡诈行为,使被骗人即消费者产生了错误的认识(以为是便利店的二维码),并处分了财务,使行为人获得财富,被骗人遭受了财富损失,属于诈骗罪。

还有种意见以为,应定性为偷盗罪。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机密窃取方式,偷换二维码,非法转移别人财物,其行为构成偷盗。
关于这两种定性最关键的区别,清华大学法学院张明楷教授表示,如不是行为人偷换二维码,顾客就不会扫码支付,故顾客存在处分行为;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周铭川副教授则以为无论是顾客还是商家,都没有将顾客对付钱款支付给行为人的认识和行为,关于钱款将进入行为人账户完整不知情,即不存在处分行为。
另外,张明楷以为在顾客扫码时,行为人获得的是顾客对银行的债权,但依买卖规则,这一债权将来应当转归商户占有;周铭川则以为在顾客扫码支付的那一霎时,钱款属于商家一切和占有。
因而,依张明楷的观念,行为人施行诈骗行为,使得顾客处分了依买卖规则本应转移给商户的债权,故成立三角诈骗;而依周铭川以为,行为人偷换二维码,经过机密手腕将商家的财物转移为本人非法占有,故成立偷盗罪。

福建一法院 已按偷盗判
2017年2月至3月间,被告人邹某某先后到石狮市沃尔玛商场门口台湾脆皮玉米店、章鱼小丸子店、世茂摩天城商场可可柠檬奶茶店、石狮市湖东菜市场等地的多个店铺、摊位,乘无人留意之机,将上述店铺、摊位上的微信收款二维码互换(掩盖)为本人的微信活码,从而获取顾客经过微信扫描支付给上述商家的钱款,非法获取钱款钱6983.03元。人民法院认定邹某某犯偷盗罪,在责令赔偿商家的经济损失外,判处其有期徒刑8个月,并处分金钱2000元。

石狮市人民法院以为,本案成立偷盗罪的缘由是:

第一,被告人邹某某采用机密手腕,施行了互换(掩盖)商家微信收款二维码的不法行为,从而获取顾客支付给商家的款项,契合偷盗罪的客观构成要件。机密互换活码二维码是邹某某获取商家财物的关键。
第二,商家向顾客托付货物后,商家的财富权益已然处于肯定、可控状态,顾客必需立刻支付对等价款。微信收款二维码可看作是商家的收银箱,顾客扫描商家的二维码即是向商家的收银箱付款。被告人机密互换(掩盖)二维码即是机密用本人的收银箱换掉商家的收银箱,使得顾客托付的款项落入本人的收银箱,从而占为己有。
第三,被告人并没有对商家或顾客施行虚拟事实或坦白真相的行为,不能认定商家或顾客客观上上当。

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屡次采用机密手腕窃取公民财物,数额较大,构成偷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