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追溯二维码袋把生活垃圾变成宝

每年免费发放价值4000万元的垃圾袋给市民,就能搞定一座城市的垃圾分类?事情当然没这么简单,但正是从一个个可以追溯出自某家某户的垃圾袋开始,宁波的生活垃圾分类得以突出重围。

在科技的推动下,宁波和杭州等城市的政府和社区力量被充分调动起来,一直困扰中国城市的生活垃圾分类问题,被证明是可以通过精细的制度设置予以解决的。

在第一财经走访的宁波和杭州的多个居民区、垃圾清运站、大件和建筑垃圾回收处理场,以及垃圾焚烧发电厂、餐厨垃圾处理厂,微信活码发现随着生活垃圾分类达到较高覆盖率,各类垃圾的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回收利用领域蕴藏的巨大商机正进一步凸显,产业规模化的黄金发展时期正在到来。

垃圾分类精准到户

在环境整洁的宁波市海曙区永和居易小区,第一财经记者观察到垃圾袋如何从源头“把守”生活垃圾分类的关卡。这个小区有1000多户居民,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习惯使用社区统一发放的白色垃圾袋处理厨余垃圾。

掀开小区内的绿色厨余垃圾桶,可以看到里边清一色的印有活码二维码的垃圾袋,二维码使得精确到户的监督能够落实到位——五位垃圾分类督导员通过扫描垃圾袋上的二维码,就能知道每一户居民是否规范投放厨余垃圾。

宁波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中心的张路介绍说,“督导员依据抽查结果打分,总得分高的社区可以得到垃圾分类处理绩效奖励。”这笔奖励金可用于购买推进社区垃圾分类的奖品发放给居民,也可以作为志愿者的补贴。

责任落实到户、到人的制度,确保垃圾分类机制得以有效运行。“某些租房户开始不太在乎垃圾分类,但是经过督导员上门沟通,基本都能理解和参与进来。”在永和居易小区,海曙区望春街道广安社区办公室主任吴海波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2013年,宁波因人口规模和经济发展程度较为合适,得到机会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开展生活垃圾分类与循环处理项目,也是目前亚洲地区唯一获世行资助开展垃圾分类项目的城市。项目总投资达15.26亿元,其中利用世界银行贷款8000万美元(约合5.54亿元人民币),其余资金则由市、区两级政府承担。发放给667个社区居民的厨余垃圾袋,每年需要投入约4000万元,这笔费用全部由政府埋单,负责监督和入户指导的督导员的工资也由政府承担。

精细的制度设置和持续的资金投入,帮助宁波啃下了垃圾分类这块硬骨头。截至今年7月底,宁波中心城区生活垃圾的分类收集覆盖率达到82%,回收利用率达30%,无害化处理率达100%,资源化利用率达85%。今年第二季度住建部通报的考核结果显示,宁波生活垃圾分类制度的实施成绩在全国46座城市中排名第三。

人性化、智能化

专属二维码垃圾袋和专人定点负责的举措,也是杭州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取得显著成效的原因之一。在杭州市兴安社区圣奥领寓小区3幢1单元前的垃圾投放点,“桶长”吴德芬正与邻居攀谈。第一财经记者询问了解到,她的职责与宁波的垃圾分类督导员相近,是小区生活垃圾“桶长制分类模式”的具体执行者。

作为桶长,吴德芬负责扫描二维码抽查垃圾袋,必要时也会进行入户指导。在现场,她挑出餐厨垃圾桶内的一只绿色垃圾袋,用手机扫描袋上的二维码,页面显示垃圾袋来自503室。吴阿姨随后打开垃圾袋,确认只有餐厨垃圾后,在“巡检评分”一栏打上满分5分。

如果一个月均为满分,这户家庭最多可换得15个鸡蛋;整个单元如果月终成绩排行小区前二,“桶长”则能领到500元奖励,买一些生活用品激励大家。今年,该小区的垃圾分类投放准确率超过90%。九堡街道兴安社区居委会主任蒋婷婷还说,社区已经将垃圾分类纳入对物业的考核指标。

生活垃圾物流系统的智能化,也是杭州推进垃圾分类的一项尝试。城市垃圾智慧管理系统自2018年2月起安装在江干区的7辆垃圾清运车上,应用于329个垃圾点各类垃圾的清运过程中。

系统研发方——浙江杭钻机械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的总工程师祝华军介绍说,清运车的提升架上安装了动态称重设备,垃圾桶被挂上提升架时,桶内垃圾重量就已称出,“同时摄像头拍下车尾部的即时画面,垃圾桶的数量、桶内垃圾情况一目了然。”系统获取的信息和电脑自动记录的收运时间、收运点位GPS坐标、清运车辆车牌等信息,同步显示在驾驶室内的显示屏上,并被传输到杭钻大厦内的城市垃圾智慧管理中心和杭州市市容环卫监管单位后台。

“需要时查看一下照片,就能知道某个垃圾点的垃圾有没有分错类”,为执法提供准确的依据。该系统节省了人工巡检所需的大量人力物力,只需几名管理员在监控中心核查清运车传输回来的信息即可。

“更重要的是,它能够提升城市垃圾清运的效率,”祝华军说,通过这一系统提供的数据,环卫部门任何时候都能够知道任何站点的垃圾余量等信息,从而精准调配清运车辆。它还能反映一个城市区域之间的垃圾情况比对等,为决策提供依据。

据介绍,今年年底这一管理系统将“扩容”,用于江干区的100多辆清运车,覆盖1000多个垃圾点。

在宁波与杭州这两座城市,厨余垃圾、各类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等不同类型的生活垃圾,在住宅小区收集环节就得到较高程度的分类处理,而后续配套设施的逐步完善,意味着“垃圾围城”这一重大环境与社会问题找到了更为合理的解决路径。

资源利用正当其时

在宁波洞桥垃圾处理园区,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餐厨垃圾处理厂和厨余垃圾处理厂彼此相距不远,方便协作。经过3个月试运营,宁波开诚餐厨废弃物处理有限公司(下称“开诚”)的一期工程目前已经正式投入使用,日均可处理400吨餐饮垃圾和40吨地沟油,而该厂的二期工程也将于今年年底开工建设。

与可回收物垃圾、建筑垃圾和园林绿化垃圾相比,餐厨垃圾的处理和利用更为复杂。

在开诚的高度自动化处理作业现场,公司总经理朱华伦介绍说,餐厨垃圾倾倒进接收系统后,经过自动粗拣、精分制浆、除砂除杂及油水分离后,可有效提取粗油脂用于工业加工,有机渣和高浓度有机废水经厌氧发酵产生沼气,沼液经废水处理系统处理合格后达标排放,废弃杂物则送至临近的焚烧厂进行处理。

“这个厂设计处理能力660吨/天,可以把宁波市区产生的餐饮垃圾消化掉。”朱华伦告诉第一财经,每100吨餐饮垃圾原料可以提取出2吨工业用粗油脂,还可以生产7000立方米沼气,“投资回报率为6%~8%,属于政府购买服务。”

2008年,开诚率先打破以往传统的餐厨垃圾饲料化工艺,在国内率先采用餐厨垃圾厌氧制沼技术,并实现沼气发电,同时也是国内唯一实现餐厨垃圾全自动机械分拣工艺的企业,形成餐厨垃圾处置的“宁波模式”。开诚在这一领域深耕了12年,所研发制造的餐厨垃圾预处理成套设备应用于国内包括北京、上海、重庆、杭州、呼和浩特等三十多个餐厨垃圾处理项目上。

“目前这个行业仍处于上升期,随着政策的支持逐步到位,环保问题都得到较好的解决,尤其是垃圾分类制度的推进与落实,大力推动行业的发展步入良性发展的态势。”朱华伦说。

餐厨垃圾的综合处理、收集运输、数字监管等,是垃圾处理与利用产业中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这一新兴的环保产业,市场潜力巨大。2017年1月,国家发改委印发《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产品和服务指导目录》(2016版),将“餐厨废弃物资源化无害化利用”的相关装备和技术研发,列入“资源循环利用产业”分项之一。市场分析机构指出,“十三五”期间(2016~2020年),整个餐厨垃圾总体市场空间可达1000亿~1500亿元。

北京工商大学食品学院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任连海曾在2016年第十届固废战略论坛上指出,我国的餐厨垃圾处理能力仍有较大缺口,需新建项目予以补充。而很多餐厨垃圾处理工程运行得不好,原因是“锅搭好了没有米”,设备不能满负荷运转,根源则是政府的正规处理能力不足以集纳所有餐厨垃圾。在宁波和杭州,由二维码厨余垃圾袋开启的垃圾分类之旅,为这一难题的解决提供了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