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定性偷换商家收款码的行为

 【案情】被告人王某到某商业街,乘无人留意之机,将局部店铺的商家收款码活码二维码互换为本人的二维码。经査,被告人王某获取钱款钱7260元。

  【评析】本案有偷盗罪和诈骗罪两种观念。

  第一种意见以为,王某机密偷换商家二维码,违犯了商家意志,转移其货款或者债权,构成偷盗罪。

  第二种意见以为,王某偷换二维码的行为,使顾客堕入错误认识,并处分了原属于商家的财富,系典型的三角诈骗。

  第三种意见以为,王某偷换微信活码的行为,招致商家上当堕入二维码权属关系的认识错误,指示顾客向错误的二维码账户转账,致商家丧失债权,王某获取货款,构成诈骗罪,而非“三角诈骗”。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理由如下:

  受害者享有合同债权并承当风险。一方面,在合同买卖中,商家负有托付商品的合同义务,也享有获取对价的合同债权。本案中,顾客和商家之间的买卖合同合法有效,商家享有相关于顾客的合同债权,有权指示顾客将货款支付到其指定的二维码的账户中。另一方面,若双方不知情,则受狡诈方不能恳求撤销,立法设置为了坚持买卖结果的稳定性,不得将受狡诈形成的损伤转嫁给好心的相对方。本案中,顾客依照商家的指示实行处分财富的义务后,商家就丧失了债权恳求,二维码被偷换的风险由商家承当。

  商家堕入“二维码权属的错误认识”。本案中,王某并未拿着本人的二维码向商家、顾客展现而收钱,但偷换的二维码传达出了“该二维码是商家收款用的二维码”的信息,商家接纳了信息而堕入了“误以为是本人的二维码的权属关系”的认识错误,本质上已达成交流,偷换行为与财富损失之间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商家处分了合同债权,行为人取得详细利益。处分行为并不一定是积极举措,能够表现为作为、忍耐与不作为。本案中,商家指示打款属于完成债权,顾客打款属于实行债务,应将二者行为作为整体了解,不能恣意割裂,可将顾客打款的行为视为商家完成债权的“工具”。因而,商家指示顾客打款时就开端了处分行为,当顾客打款后,商家的债权归于消灭,处分行为宣布完成。另外,损失的财富与取得的财富在方式上不请求具有分歧性。行为人取得利益和被害人遭受损伤虽方式上不同,但只需基于同一个处分行为,未超出诈骗罪的立功构成要件即可。本案中,商家消灭的是合同债权(可认定为财富性利益),行为人取得的是债权对应的详细货款,二者方式不同,但均系商家的处分行为所产生的结果,且未超出财富的评价范围。
综上所属,活码系统认为王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